风凌石鉴赏网

为何龙井茶与虎跑泉水的搭配如此完美?

03-25

潮新闻客户端 记者 何冬健

杭州梅家坞村渐入明前龙井采摘旺季 记者 倪燕强 摄

“我在杭州喝过一杯好茶。”

1947年的春天,27岁的汪曾祺和几位同在中学教书的同事到杭州游玩。在散文《寻常茶话》中,他写道,这杯“好茶”,是他“在虎跑喝的一杯龙井”——

“真正的狮峰龙井雨前新芽,每蕾皆一旗一枪,泡在玻璃杯里,茶叶皆直立不倒,载浮载沉,茶色颇淡,但入口香浓,直透脏腑,真是好茶!只是太贵了。一杯茶,一块大洋,比吃一顿饭还贵。狮峰茶名不虚传,但不得虎跑水不可能有这样的味道。我自此方知道,喝茶,水是至关重要的。”

汪曾祺这番话,大概很引懂茶爱茶之人的共鸣。明前新茶上市在即,今天有风君就来说说虎跑泉、龙井茶,和杭州人的饮茶故事。

喝茶可以是一件简单的事,也可以是一件复杂的事。

一杯上好的茶,需要上好的水才能释放其真正的色、香、味。明代文人高濂在《四时幽赏录》中提到: “西湖之泉,以虎跑为最。两山之茶,以龙井为佳。谷雨前,采茶旋焙,时激虎跑泉烹享,香清味冽,凉沁诗脾。”未尝龙虎饮,枉做西湖游。龙井茶配虎跑水,此乃西湖双绝。

图源 视觉中国

好茶配好水,龙井茶自是不用多说,虎跑泉水甘洌质优奥秘何在?

据《西湖之谜》介绍,虎跑泉主要在于所含矿物质少而氡的含量高。它从难以溶解的石英砂岩中渗透出来的,带来了溶解矿物质自然稀少,总矿化度每升只有0.02-0.15克,特别是含氯、钙成分极少,因此水质中几乎没有硅酸盐沉淀物。而所含钠离子较高,并含有微量可溶解的有机氧化物和相当数量的游离二氧化碳。特别是还有对人体健康十分有益的氡。当每升水中含氡量大于8.25埃曼时称为“氡水”(即矿泉水),含氡的泉称为矿泉。虎跑泉每升水含有12.5埃曼的氡。

至今,取虎跑水泡茶的习俗,一直为杭州人所保留。

周末的清晨,来到杭州西湖西南隅大慈山白鹤峰麓虎跑泉取水口,各式各样的小推车装着塑料桶,纯净水瓶等容器,代替主人井然有序地在那里排队。

“道人不惜阶前水,借与匏樽自在尝”,有人从市中心赶来,在虎跑公园排队取完水,再转乘几趟公交车才能到家。喝着用虎跑泉泡出的地道龙井茶,“饮之舌根尽留芳,香馨整日回九肠”,杭州人就忘掉了取水过程的辛苦,只觉得茶香袅袅才是人生的一大享受。

图源 视觉中国

喝茶的方式一直在变。唐代讲究将嫩叶采下后制成饼茶,以煎煮的方式,连茶带汤一起饮用;宋代创造了点注的喝法,茶饼需碾成末,调制成茶膏,用“盏”饮茶,正所谓“焚香、点茶、挂画、插花,四般闲事,不适累家”;明代尤爱撮泡法,茶叶泡水、氤氲清香。

如今,85℃虎跑泉水注入透明玻璃杯中,随着茶叶在水中翻滚,一杯至简的清茶就此泡成。

杭州品茶,品的也是杭州的文化底蕴。

西湖龙井历史悠久。唐代茶学家陆羽《茶经》记载:“钱塘天竺、灵隐二寺产茶。”西湖龙井在清代时已是中国三大名茶之一,清代有学者曾说:“茶之名者,有浙之龙井,江南之芥片,闽之武夷云。”一生嗜茶的乾隆皇帝非常喜欢龙井茶,他六次下江南,四次到龙井茶区,观看龙井茶的采制,并留下品茶诗歌。

在杭州留存的茶文化中,更能看到宋韵文化的雅致。宋徽宗就沉迷于茶之道。据说,他曾在《大观茶论》中,对产茶、采茶、制茶、碾茶的物理与各种工序都做了详细而精到的探讨。南宋诗人陆游写道:“矮纸斜行闲作草,晴窗细乳戏分茶”,犹见宋代杭州喝茶风俗的景象。

宋代文人吴自牧的《梦粱录》记述了过去杭州的婚姻习俗,男女彼此中意后,所谓的下“茶礼”,是确定男女双方婚姻关系的重要形式,茶被视为从一而终的象征。同时,斗茶是宋代独有“茗战”方式,用点茶法比赛茶汤的质量,要求汤花似粥米,冷却后有凝结之形……这些南宋遗风,成了如今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、杭州茶文化博览会等追古抚今的重头戏。全民与茶相约,尽显城市茶韵。

杭州亚残运会闭幕式节目《清茶敬远行》。 记者 彭鹏 李震宇 摄

一杯清茶改变着全世界。

“坐酌泠泠水,看煎瑟瑟尘。无由持一碗,寄与爱茶人。”在杭州亚残运会闭幕式上,百名大学生构成的茶礼方阵,现场吟诵唐代诗人白居易诗作《山泉煎茶有怀》,尽诉慷慨离别;60名听障舞者和20名健全舞者共同演绎的茶风之舞,他们的服饰和表演就像泡茶时茶叶的上下翻涌。

那一刻,杭州取最好的龙井茶,取最好的虎跑泉水,烹一杯最香的茶,赠予即将远行的朋友——敬茶拜别,以茶为礼,一派中国式浪漫让全世界记住杭州、记住中国。

2022年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新一批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揭晓,“中国传统制茶技艺及其相关习俗”上榜,而杭州的西湖龙井、径山茶宴,正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龙井茶、虎跑水,配之以西湖山水,好茶好水好风景环环相扣,这或许是必须来杭州品茗西湖龙井的缘由。一茶一世界、一壶一人生,禅茶一味,千百年来,无论谁人,都爱其几分。

“转载请注明出处”

周桂珍紫砂壶价格

银元价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