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凌石鉴赏网

女子携带二十斤银元寻求变现,仅拿出三块试探性估价后愤怒离去

03-13

女子携带二十斤银元寻求变现,仅拿出三块试探性估价后愤怒离去

阅读此文前,诚邀您点击一下“关注”按钮,方便以后持续为您推送此类文章,同时也便于您进行讨论与分享,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创作的动力~



我叫李梅,是一个刚满25岁的小姑娘。我目前在一家服装设计公司做设计师,虽然工作忙,但收入还过得去。不久前,我刚和我的男朋友小张分手,原因是他要去外地工作,我们商量半天都觉得异地恋维持起来比较困难。于是吃了最后一次饭,就这样散了。

分手后我一个人住在出租屋里,心情没来由的很郁闷。这天下班回到家,仿佛天上也要下起雨来。我推开门,房间里一片漆黑,只能摸索着去开灯。咔哒一声,昏暗的灯光亮起,我这才看清房间的样子,乱糟糟的很是凌乱。

正准备先去洗个澡,眼角的余光却看见墙角里露出一个大布袋的一角。我觉得奇怪,那个袋子以前怎么没见过,会是什么东西?好奇心起,我三下五除二蹿了过去,蹲下身打开那个袋子往里一看,顿时被里面露出的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睛。



过了好一会儿,眼睛才适应了里面的亮光。我定睛一看清里面的东西,顿时被吓得往后一退,差点摔倒在地。

袋子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一排排大大小小的银元,闪着光泽!这么多银元啊,我赶紧把袋子拖出来倒在地上,试探性的抓起手边的几个银元掂了掂,好重啊!这么多银子得有十来斤了!我一边感叹,一边大致数了数,光看这个袋子里面就有近20斤银元!

这么多银元从哪冒出来的?我拼命回想自己最近有没有兴师问罪得罪什么人,但一直是一个单身女孩的我,最近最新闻的就是分了手嘛。这袋子银元的来历真是奇怪!



我坐在地上愣了好一会神,看着地上亮晶晶的银元陷入沉思。这么多银元放在家里也没用啊,要是被偷了那不就亏大了。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,抓紧几个银元,跑到卧室翻找出一个小妆品包,把银元装了进去。


“这银元保养的不错,可以给你个不错的价格。一共就这几个?”老板抬头看我。


“什么!”老板瞪大了眼睛,“这么多老银元?你确定是纯银的?”



我点了点头:“应该是的,挺重的。但我不确定值多少钱,所以拿来询问下您的意见。”

老板三下五除二把我手里剩下的银元都拿过来仔细看了看,然后咳嗽一声,稍稍提高了音量开口:“按这些银元的成色和重量,我可以给你每斤7000块的价格,你这里不到一斤,所以出15000,可以吗?”

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坚决摇头:“不行!太便宜了,我不同意!” 然后一把将老板手中的银元抢了过来,掉头就走。



我知道这批银元价值远不止老板开的价格,他肯定想垄断打折收购!气死我了!我甩着妆品包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当铺,决定再想其他办法。

我气冲冲地走在路上,老板报的价格明显太低了,根本没把我的老银元放在眼里!

想到这里,我的火气又起来了。这些银元总共得有十几斤,就算一斤7000我也可以换得十几万,自己装修房子什么的花销就有着落了,那老板怎么能只给我15000?太不要脸了!




这个主意不错!我当机立断拦了一辆出租车,直奔明哥的店。

明哥看见我时有些惊讶,但还是热情地和我打招呼:“梅梅?这么巧,你怎么想起来我这儿了?”

我寒暄几句,便把妆品包里的银元都倒出来在桌上:“明哥,你看看这些老银元值多少钱啊?”

明哥瞟了一眼,眼神立即不一样了。他拿起银元仔细端详,拿出一些工具查验,张张嘴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

我着急地追问:“啥事啊明哥,你也别和那当铺的老板一样嘛!”


“什么!”我惊呆了,“那我家里还有十几斤呢!”

明哥更吃惊,抓住我的胳膊惊呼:“你家里还有?!还有多少?十几斤?那得值几十万了!”



我点点头,脑袋还有点转不过弯来。这么值钱?我一下变富婆了?

明哥也激动起来,在店里走来走去,突然神神秘秘地凑过来小声说:“梅梅,事不宜迟,这样吧,咱们合伙儿怎么样?这批老银元肯定有问题,不太好直接变卖。我有可靠的渠道,咱们偷偷卖出去,就咱们俩平分成本,成吗?”

我迟疑了,总感觉这么做不大正规的样子。而且我还不确定这些银元的来历,它们为什么会在我家出现?要是被人盯上该怎么办?



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摇摇头:“不成明哥,我想还是报警处理比较好,免得到时候惹祸上身。”

明哥瞪大了眼睛看我,大呼小叫起来:“报警?你疯了吗梅梅!这种东西哪能报警处理啊!警察也不会允许你拿去卖的!”

我坚持己见:“那不行,这太可疑了,我必须报警查清来历,这是最稳妥的办法。”

明哥焦头烂额,跺脚大骂:“我去你大爷的!你这个傻孩子,你懂什么!这种机会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!”



我气鼓鼓地走出明哥的店,一路踹飞了脚边的几块小石头出气。明哥那副只想私吞我银元的嘴脸真让我恶心!我才不稀罕和他合作呢!

一想到家里还有一大袋子如此价值不菲的银元,我就开始头痛。这些银元的来历真是个迷,我实在想不通它们为什么会在我家。难道是我家惹上了什么金融亡灵,专门惩治我这种单身汉?

各种荒诞的想法在我脑海里生成,但我一个都不敢相信。这已经不是我一个人能处理的事情了,我必须求助警方来调查清楚这件事。



我恼羞成怒,直接掏出包里的银元拍在办公桌上:“你看看这是假的吗?我说有就有!”

刘警官这下总算严肃起来,把银元拿去验了半天,顺手试了试重量,才点点头:“好吧梅梅,我相信你了。这情况确实很反常,有必要派人去你家实地了解情况。”

一个小时后,刘警官带着两个同事来到了我家。我把他们带到储藏室,指着墙角那个布袋说:“就是那个,你们自己看吧。”



几个警察围过去团团把那袋子围住,有人 出一个大牛皮纸袋,“哗啦”一声就倒了一地。“啪通”一声巨响过后,地上散落一大摊晶莹剔透的银元!


但另一方面,这些银元的成色保养良好,数量巨大而统一,不像是正常流通积累而来。因此警方推断,它们很可能来自某次非法交易或者盗窃的犯罪行为。不管怎么说,持有这样大批异样银元都属于可疑,有必要深入调查。




这下我整个人都懵了,原来这批银元竟然有主人?而且其主人正是收藏家?这太意外了!

刘警官马上安排我和那位唐先生当面对质。见到他本人的时候,我先是诧异于他相貌平平,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个能拥有如此巨额收藏的富豪人士。但很快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现在的有钱人不都喜欢低调么。

在警察的 下,我如实把银元的来历说了一遍。唐先生听完后大怒,连珠炮似的问我:“小姑娘,你窃了我的老银元也就算了,怎么还脸不红心不跳地编这么离奇的借口?你以为警察都是吃素的?”

我气得脸都红了,正要发作,刘警官打圆场:“唐先生,冤有头债有主,我们还需要深入调查,您且息怒。”



刘警官安抚好唐先生,又来询问我:“梅梅,你再仔细回想,银元被你发现之前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?比如听到奇怪的响动什么的?”

我绞尽脑汁回忆当天的状况,忽然想起一个细节:“我记得那天晚上好像突然停电了一下,然后电又来了。我当时没在意,现在想想是否和这个有关?”

刘警官点点头:“停电就对了,小偷有可能就是趁那个机会入室的。” 他转向唐先生,“您报案时有提到您家的进门指纹锁被破坏对吧?我们推测那就是犯罪的手法。”



我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!这下我的嫌疑算是解开了。不过现在的问题在于,小偷为什么要把银元偷来我家,这里明明和唐先生家隔了十几条街?

就在我们思索这个新问题时,唐先生忽然开口低声说:“刘队长,我能单独和这个姑娘说两句吗?”

刘警官迟疑了一下,还是答应了,他和同事先行离开了我的起居室。

唐叔见人走光了,这才长叹一声,脸上浮现出复杂的表情。我惴惴不安地等着他的下文,心想难不成他又要责怪我?



唐叔的这番真相,让我整个人都震惊了。

原来,他收藏的这批老银元,实际上具有极其复杂的来历。这批银元是他十几年前从一个老熟人手里买来的,号称来自某古董大亨的旧藏。起初唐叔对此也没多疑虑,直到后来他试图把几枚拿去鉴定和推向市场时,惊觉这批银元的成色之好,数量之大与众不同,必定藏着什么秘密。

于是唐叔找人暗中调查,这才惊悉这批银元的真正来源:它们本是某珍藏家的家传之宝,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被一队盗墓大盗盗取!后来这批银元在黑市 多次转手交易,直到十多年前流入唐叔手中。

“也就是说,这批银子很可能是从某古墓或者家族基业中盗取出来的,带有诅咒,我一直不敢贸然处理。”唐叔神色复杂地说。

我感觉自己的血都凉透了,原来我接触的从一开始就是歹徒盗取的赃物!难怪会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!

“那这些银元不能流入市场,也不能留在我家。”我有些急了,“必须想个法子处理!”


我心绪翻涌,脑子乱作一团,只能机械地点头。

在唐叔的坚持下,我没有把真相告诉刘警官。一周后,在警方协助下,这20多斤重的”诅咒银元”改装成建材运输箱子悄然离开,最终不知流向何方。我和唐叔也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,心里却始终感觉有点不彻底。就这样,这段奇怪的插曲落下帷幕了。

案件解决后,我的生活渐渐恢复平淡。偶尔我的思维也会不由自主飘回那些银元上,它们最后会被如何处理?那些原本的主人又会是何遭遇?种种疑问萦绕在我心头,似乎永远也没有答案。




红宝石价格

菩提子手串